来自莲🌸花村的大柱🌵哥
我真的是懒癌晚期,有救吗?
叶蓝

【全职/喻黄】常在心头 · 一

常在心头 · 一

前提提要:架空文,时间背景在1995年-1997年之间,地点在岭南广州,也就是蓝雨本土,全篇铺满了80年代90年代文化,不喜慎入,文名来至张国荣哥哥1995年的专辑


也不过与往常的日子一样,拐过右手边的巷子,手提着小餐馆的饭食便往回家的方向去,踩着汔水的青花岩,刻意放慢脚步,岭南春雨二月天,青苔藻子长得颇快,不出几天就要布满整个石面,是不方便些,倒是给这街道加上了石市森林所没有的味道,灯红酒绿固然畅快,滴水鸟鸣不也乐得自在啊

忽然间水滴打落,本来小心翼翼的趣味也没了,抬头一看,这时代,用木板门面也是见过的,就是这木板,也太旧了些吧…… 

这铺子门面不大,说是为了存在而开铺,倒不如说是存在太旧而开铺,里面的灯光不怎么强,并没有吸引人的感觉,不过那淡淡的暖黄让人觉得温和,夹着雨水的味道,似乎有什么,特别清新,忍不住的往里走进去,表面看上去虽小,却也内有乾坤

跨过门槛便见到了一壁庭风,木门结构,上有雕花碧玉,很是精湛美丽,绕过庭风,大大小小的陶瓷罐树立在眼前,它们或是有形状的或是没有形状的,或猴子或大佛或人物,而这些陶瓷罐无一例外的都装满了一片片薄薄的,绿绿的,带着些许熟悉自然气味的东西,那是茶叶,各种各样的茶叶,对于茶叶的分辨认识倒也不多,简单几种也是认得的

“需要,找什么茶了?” 不温不火的声音,和这店铺相得益彰,从那些茶叶里抬头一看,身穿深色唐装,一脸温润的男子站在眼前

 

黄少天是个小少爷,家中的大院都是一户一户的出租出去的,在东山这一带也是有点名气的,他觉得自己在这里生活的足够久的了,每个街道几乎闭上眼睛,摸着门口都能摸回到家,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,这里还有一间茶叶铺?

 

黄少天也颇有些仗着自己小少爷的资本,轻咳了几声,摆出一副大爷模样:“咳咳咳!有上好的铁观音吗?”铁观音和普洱是岭南人常喝的茶,也是较多人选择的茶种,当然了,也要忽略了黄少天现在一副,长裤短袖胶拖鞋的居家打扮还是挺上道的

 

以及,黄少天并不懂茶

 

那个温和的男子笑了笑,他心细的很,看得出来,却也没点破,抬了抬手往屋里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请到里屋来”

 

一如之前的不温不火,黄少天有些愣了愣,嘴边的嘀咕着说什么,跟着他进去了,在他的眼里看那个男子,猜不透看不穿,黄少天没多大本事,就看人这点,说得上比同龄人好上不少,黄父是个经商人,也有让黄少天继承家业的想法,时不时的谈生意都都会带上他,从小便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,黄父说:看懂了人,往后的事才有机会才有把握

 

坐在客座上的黄少天倒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,左看看右看看的,有对人所做的事好奇,张着嘴便开始嚷嚷起来:“哎哎你手上那个是什么啊?我看你这地方不错啊,怎么我之前没有发现啊?哎哟别说,着藤椅还是檀木的啊!对了对了对了,我叫黄少天,你叫什么?就当交个朋友?哎哟这茶怎么这么苦啊!”

 

品了茶还是封不住他的嘴,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,进屋后,拿起了一只檀香点燃了,接着不紧不慢的洗刷茶具,每一个杯子都用开水烫过,洗好茶叶泡好才抵上了黄少天手中,往后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,除了黄少天说,自己肚子饿了,该回去吃饭,才终结了这半个小时的语言轰炸

 

喻文州,他记住了,那个茶叶铺,与自己同龄的小老板的名字,黄少天记住了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真的王大柱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