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莲🌸花村的大柱🌵哥
我真的是懒癌晚期,有救吗?
叶蓝

【全职/叶蓝】啊啊啊啊啊啊!我的家里进老鼠了!!怎么办?急!

物管叶x居民蓝
架空梗
短篇,一篇完结,可安心食用

适逢岭南雨水天,这个时候可谓是南方人最郁闷的日子,除了衣服不干之外还有很多不便的麻烦。

比如,每天都下不停的雨,永远不干的路面,潮湿的墙壁,内裤洗不干,以及老鼠进屋!

许博远经历了每天外出都要必备雨伞,皮鞋当雨鞋穿,7-11团购的一次性内裤,还有,家里进老鼠了...

在几晚的夜不能寐,和家里的老鼠大战了三百回合后,许博远终于心死了,就在论坛上开了这样的一个帖子。

【啊啊啊啊啊啊!我的家里进老鼠了!!怎么办?急!】

帖子刚发不久就有一大堆“热心”的网友回复,不过几乎都是凑着热闹玩过的,什么虐待老鼠的一百种方法啊,越来越多不靠谱的回复,倒是有个最新的回复给他提了个醒。

LZ可以找物管来捉老鼠嘛!蠢。
————xxxxx11758   20:23:16————

虽说这样的话有些欠揍,但是也不妨是个好办法,这么想了想,穿着居家拖鞋的许博远踢踏踢的往小区物管处走去了。

小区不大,加起来也就不过二十栋不到六层的老房子,那间屋子还是许博远的爷爷生前留给他的,从许博远出世便住到现在。

晚八点的时候并不是正常工作时间,物管处就只有一个人在值班,许博远推开了门,便是一股子烟味扑鼻而来,惹得他赶紧捏起鼻子驱散烟气。

虚胖的脸,并没有过多拾遢的散乱头发,低着头不知道在那部小小的笔记本电脑里弄着什么,有些疑惑的走近对方,曲起手指敲敲桌面:“请问你是物管人员?”

那个人停下手里的动作,也把嘴上叼着的那根烟夹了下来,抬头看着许博远,笑了:“你还能在这里看到第二个人?有什么事儿?”

“我的家里进老鼠了,你们能不能找人清一下?”

“哦?没养猫吗小同志。”

“没有......”

“啧啧...” 像是调侃的轻笑两声:“那个单元的?”

“18栋201。”

叶修拿起登记本翻了两下,挑起一边眉角:“哟呵,姓许啊小同志,行吧!不过现在没有工具,明天你在家?我带上东西帮你搞定。”

“好,好的。” 虽然想吐槽这个不正经的物管人员,不过见对方都愿意帮自己搞定,也不好多说无益的话。

到了第二天接近中午,叶修拎上一堆工具,往许博远家里去,按下了好几下门铃后才开的门,这一看吓一跳,那个小年轻脸色惨白的,黑眼圈,顶着个鸡窝头,还衣衫不整的露了一边肩,锁骨完全凸显出来,叶修觉得,自己都不太好了。

“小许同志不用那么欢迎我,整晚不睡的。”

许博远对这个开口就调侃人的物管翻了个白眼:“整晚在赶老鼠,你还是赶紧把它给捉了。”

叶修没再多说什么,动作麻利地拿出老鼠胶和笼子,在胶上抹上蜜糖,在笼子里挂了小块肉,往家里的各个角落放去,再用棍子敲打柜角,查看老鼠的具体位置,等工作做得差不多,也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,累得两个人都躺在沙发上犯懒。

“这老鼠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出来,先等着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 叶修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,掏了根叼嘴里,正准备点燃,忽儿想了什么:“不介意抽烟吧?”

见人摇了摇头,叶修很从善如流的点着烟嘴,狠狠的吸了一口才呼出灰烟,许博远拿出了手机给两个人点了外卖,叶修也不客气,干脆的等着一起吃。

在等外卖和老鼠的过程中,两个人也算是聊开了。

“诶,叶哥要喝啤酒吗?”

“不喝酒,我一瓶倒,随便冷饮就行,可以玩玩你电脑吗?”

“随便。” 看着对方熟练的拿出角色卡刷卡上线,便忍不住好奇:“你也玩荣耀?我也玩,你哪个区?”

“嗯,玩。” 很认真的操控着人物,进行日常任务:“哦?我一区的。”

许博远瞬间咋舌,喝着的水被呛到,在死命咳着。荣耀第一区,那是最老的一批玩家啊!

聊着聊着,外卖便到了,两个饿得肚子咕咕叫的人,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午餐,收拾干净后,就一阵沉默,尴尬透了... 却在此时老鼠叫声响起,叽叽喳喳的,叮的谨慎起来,相互看了一眼,蹑手蹑脚的往房间里走去

往角落里一瞧过去,那只老鼠有成年男人手掌大的身板啊!赶紧地站单人沙发上抱成一团,不由得打了个颤抖,一上一下,两人一鼠的大眼瞪小眼,随着“嗷!” 的一声惨叫,大老鼠居然拖着老鼠贴就要跑了!

两个大男人手忙脚乱的赶紧拿上长棍就去追打,一阵乱哄哄的,又是大战五百回合后,总算是捉到了...

好不容易的,两个人也是累得够呛,叶修毫不客气的灌了一大杯冰水,就仰头倒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,许博远翻了个白眼。

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!

无视了那个不要脸的物管,这乱哄哄的家,也要收拾一番,尤其是被老鼠咬烂的东西,有几本书还是许博远很喜欢的,心疼得要命。

约摸过了半个小时后,叶修便醒了,懒坐在沙发上,又摸出了一根烟,熟稔的点燃,默默的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有些出神。

许博远是个干活利落的人,收拾的时间也不算太久,也顺便给家打扫卫生,准备把垃圾都拿出去倒掉,转身发现那个盯着自己看的人,也不知道被看了多久,有些毛毛的...

“你醒了?”

“嗯。”

简单的回应一声,又是一阵沉默,为了避免再次尴尬,许博远赶紧的拿起几袋垃圾出门,两分钟后折回来,洗了个手,再次给人倒了杯水,叶修把满满的一杯水一口喝完,他觉得自己嘴巴有些泛渴。

“那个... 谢谢你啊,报酬的话?”

看着人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,不由得勾起嘴角笑了:“嗯,我那么辛苦帮你捉老鼠,该收的报酬还是要收的。”

???叶修凑近了过来,许博远以为他要和自己说些什么,侧着耳朵过去听。

然后就被亲了脸,有些干燥的唇,磨得皮肤有些发烫,脸皮薄的某人瞬间从小番茄爆成了大番茄,红到了耳根里,呆愣的模样实在是可爱。

不到半分钟,叶修就被人踢出了门口,并且伴着大力关门的砰的一声,还有一句恼羞成怒的。

“流氓!!!!!”

被赶出未来对象家门的人,反而笑得一脸如沐春风,咚咚咚的敲起门:“诶!小许,我工具还有里面了,你好歹还我啊!”

紧接着,又是不到半分钟,门开了,工具包裹一股脑的全部丢了出来,叶修还在心里腹诽着,把人惹炸毛了要怎么顺?

“你工号多少,我要投诉!” 微怒的神情也不难看出被人调侃后泛红的脸色。

“0529,投诉电话可以直接致电我们管理处,电话是835XXXXX ”

本以为可以用投诉来威胁一下这个没脸没皮的人,可叶修毫无顾忌的连电话都说出来,许博远半信半疑的拿出手机登记下来,便再次下逐客令。

“你可以走了!” 又是一声关门声,得!再次被拒之门外。

气得肺都要炸开了,然而那人却还是一副笑嘻嘻的平常模样,许博远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翻手便致电到管理处。

“喂?你好,物业管理处。” 电话那头是个声音很温柔很好听的女性。

许博远瞬间觉得不怎么生气了,还幻想对方是多漂亮的姑娘:“哦哦.. 诶,你好,我是想投诉一个人。”

“请问是那个单元户吗?”

“不是不是,是你们的工作人员...”

“我们的?工号多少?姓名?” 苏沐橙疑惑了一下。

“0529,叶修。”

“哦?叶修?” 轻笑了一声:“请问是要投诉什么了?”

“他他...” 许博远支支吾吾的言而不语,想起了刚不久被调戏的吻,又脸红了起来。

苏沐橙很聪明,听着对方支吾了好久还不说,也大概猜到什么:“好的,我明白了,你的事情我会记录下来,转交主管亲自处理的。”

“好的,谢谢。” 有些惊讶对方的领悟力那么强,可自己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说,被人调戏了,而调戏者还是个男的!

“说一下是那个单元的住户可以吗?”

“18栋201的。”

“许先生对吧,我已经登记好了,明天会让主管上门了解情况的。” 苏沐橙翻了翻资料,看到了今天的灭鼠登记事件,处理人就是叶修。

“小姐谢谢你。”许博远有点儿开心,让那个不要脸的敢调戏自己!

到了第二天的下午,门铃声如期而至的响了起来,许博远那时正窝在沙发上看书,听到门铃响便赶紧穿上拖鞋,小跑过去开门,结果一开门,那个熟悉的脸孔又出现了。

“你来做什么?!” 警惕心起,摆出一副很不爽的样子瞪对方。

“了解投诉案件啊!” 叶修说得一脸理所当然的:“我是物业管理处的主管,叶修,工号0529。” 还故意扬了扬挂胸前的工作牌。

许氏冷漠,妈的人生如戏!

砰——!的一声关上门,两分钟后门再次开了,许博远戴了个鸭檐帽,口罩,全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的,叶修忍不住的笑出声。

“哈哈哈!小许,你这是做什么?觉得我太帅了,见我不好意思?” 开口就来调戏,给人一个大大大大大的白眼。

“闭嘴!你不是要了解事件吗?就在这儿了解,有情况我马上关门!”

“得得得!” 叶修还是看着他笑了几声,然后装作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:“请问你要投诉0529,也就是我本人些什么了?”

“工作不正经,调侃住户!”

“哦... 根据居民登记薄,最新的一次灭鼠行动是0529,也就是我本人,给你处理的,请问处理好了吗?还有老鼠吗?”

“......没有。”

“没有老鼠了,那处理结果还满意?”

“...............满意。”

“处理结果满意,没有鼠患,所以具体是想投诉什么了?”

对啊?想投诉什么?许博远有种被问懵逼的感觉,因为... 一个纯调戏的亲脸?

“根据这近6年的工作档案,工作状态一直是优秀,以及业界的评定都是优秀。” 叶修从自己的文件夹里拿出几张A4纸抵给他:“这是个人档案,你可以看一下。”

许博远接过了那份档案,满满的文字记录,工作经验和个人资料都比自己丰富好几倍。我靠!还是同校大学的博士导师!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...

“如果你再不能给出具体的投诉诉求,或者说证据,我们可以认为你是恶意投诉,将会把你列入住户黑名单中。” 叶修把他手上的档案抽走,笑得友好至极:“请问,你还打算投诉吗?”

“...算了,我不投诉了。” 许博远觉得自己心好累。

“好说好说,既然不投诉了,那么就撤销投诉吧。” 叶修在那张投诉单上打上个大大的叉:“对了,这次的上门咨询也是要评定的,许先生人好,给评个A呗!”

接过单子,勾选了个优,然后胡乱的签上大名。

“哦!还有一事,明天我会再次上门检查是否还存在鼠患,记得有人在家啊!”

许博远想死的心都有了...

经过了这件事后,接下来的一个月,两个人反而一点交集都没有,面都没见着,他认为不过是偶尔发生的奇葩事而已,不足挂齿。

或许过了今天,以后他都不用见到叶修了!想想有些兴奋,因为许博远准备把房子租出去,自己住不来大房子,多笔生活费,生活还是蛮滋润的!

早上的十点零一刻,门铃响起,看来租房者还是蛮守时的,结果当他一开门,又看到那个妖孽。

是不是上辈子有仇啊?!!

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!我没有叫物管!!”

“租房啊!我是特意过来看房子的。” 叶修说得又是一脸理直气壮,直径越过人,走入屋内,来回查看:“嗯嗯,环境不错。”

“你是那个要租房的?!” 许博远觉得自己要爆炸了!

“是啊,是我啊,怎么样,看到租客满意吗?” 说罢还故意眨了眨眼睛。

“我不租给你!”

“那可不行,我跟中介说好了,做好了这单交易,我给加百分之二的佣金。” 一手举起两指,在人面前左右晃了晃。

“我换中介!!” 许博远已经觉得自己的脑袋炸了!

“哦,那我跟你的租客说,你这儿有老鼠窝,还是手掌那么大的!” 又举起手掌,左右晃晃。

许博远,差不多,已经,是个,废人,了...

“放心,我诚信租房,不拖欠租金,水电每月必交。” 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然后从一个袋子的抱出了一只猫。

“我还带了我的搭档,叫糖不丢,乖巧懂事,不抓沙发会用猫砂,不认生,已打疫苗已绝育,居家旅行必备的捉老鼠第一神物!还通过了物业管理处的认证了。”

猫咪还很配合的,睁大着圆滚滚的眼睛,看着许博远,喵了一声。

“所以,房子就租给我呗!”

啊啊啊啊啊啊!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?!我现在上论坛发帖子还有救吗?!

【我家的老鼠已除!却惹来个大妖孽,怎么办?在线等,急!!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个月后

“叶修,不丢养我家了,那物管处怎么办?” 许博远蹲在地上,拿着逗猫棒在逗猫。

“哦,没事,这家伙有崽子了,到时候给沐橙拿一只回去。” 叶修休闲的躺沙发上,掏了掏耳朵。

“我靠!当初是谁说不丢已经绝育了?!” 拿起逗猫棒就是往人扔去,正中目标。

——END——

让我家的猫儿玩了会儿穿越
于是我的家里真的进老鼠了,可是木有叶主管来帮我除鼠患...
突然发现如果有人愿意帮你捉老鼠,也是一种浪漫_(:_」∠)_

评论(8)
热度(69)

© 真的王大柱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