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莲🌸花村的大柱🌵哥
我真的是懒癌晚期,有救吗?
叶蓝

【叶蓝】轮转 · 一世 ㈠

☆这是一个五生五世的故事
☆连续连载到完结
☆古风真是苦手,我也只能写故事
☆庆祝蓝河生日快乐

一世

[一]
公元930年,那时候唐朝已走向后期,一切的事物都变得萧条,民瘼聊生,到处狼烟四起,很多孩子没了爹娘,很多人就此没了家。

却是在这时噩耗卷起,那些沉寂了千年的妖怪开始大厮杀虐,往往被妖怪抓去的,连个尸首都无法找回,官府无力,自身难保,放由平民百姓自生自灭,可当众生无望之时,生起了一只灭妖军,这只军队以家族相称。

人与妖怪斗,需借助法宝,也需强大的法力,这数家族中,当数叶家最德高望重,而这叶家之最,当数叶执掌的长子,叶修。

[二]
蓝河是一只有百多年修为的妖怪,对比那些几百年修为的,要低下许多,却也毫无在意,本是生长在蓝溪山上,蓝溪河的一条小鱼妖,从这小溪变成河至今,他一直都在,也无心踏足外界,或许他就该在这小河里,无忧无虑的度过许多个百年,等待千年之后得道修仙,也不失是桩好事。

可往往事无常料,蓝河心子软,恰是不适合当个妖怪的,却偏偏救了一个人...

那个人衣衫褴褛,浑身趟血,血液凝结都模糊了脸,手上一柄长矛寒光瑟瑟,一路走来,拖着伤腿,踩着血印,没有人愿意搭救他,连妖都不敢接近一步。

蓝河救了他,为他擦洗身子,清理伤口,抹上草药,有几处伤口特别阴险,稍有偏差,便可致命,可那人始终一声不响,莫许,是昏了...

待三日五刻,便有了动静,蓝河前去查看,却险些被矛尖划破喉咙。

“...谁。”

“我,是救你的。”

“为何救我?”

“莫非你不该救?”

“......你不怕我吗?”

“我一无害人,也无害你,为何惧怕?”

[三]
对,为何惧怕?

叶修有些迷糊,终是放下心来,任由对方摆布,朦胧中,看到那人的耳侧,泛着翠蓝的荧光。

原来... 是只鱼妖吗......

再次昏睡过去的叶修并不好受,梦魇缠绕。

害怕,为何感到害怕,身经百战,杀妖无数... 许是自己明了的,身为叶家法力最强之人,杀妖除魔便是天职,可真的是对的吗?不清楚,家主之话,便听之,领之,行之。

那么,我自身了?

[四]
蓝溪山位于中原南下,前唐时期,南面便是南蛮之地,蛮人,可谓蛮人?无理,野人。

可蓝河并不依,几日相处,叶修越发觉,若是这般论为蛮人,无理的倒是自己,小小年少,却是翩翩君子,礼节周数万无妥待。

叶修自知,蓝河并非蛮人,他是妖,自己也并非等闲之辈,是杀妖除魔的收妖人。

念过千万遍的可能,莫许是骗自己的,莫许是在等一个机会,倘若如此,他便长矛一挥,先下杀手。

倒是通通无用,蓝河是妖,天意,心却是干干净净,清清明明,就像他所说那般

「一无害人,也无害我,为何惧怕?」

[五]
“多谢蓝公子救命之恩。”恭恭敬敬的鞠躬敬意。

“不必言谢,救人一命本是应当。”蓝河也恭敬的鞠躬回谢。

沉眸紧盯对方,默不作声,良久才道:“我知蓝公子是妖,也知公子明了我是一收妖人,那日,我伤重,但一半,是自身的血,一半,却是妖血。”

蓝河瞬间脸色惨白,抿紧双唇毫无珠理。

“我并无害你之心,像你说的那般,你无害人,亦无害我,便不会起杀心。”从腰间扯出一枚小小的玉佩,玉佩不大,晶莹剔透,那怕是外行,也看出这是上好货色,玉佩上单刻一叶字。

“此是家族玉佩,若是他日,遇着了收妖人,便可把这给他看,方可保你一命,若是逢遇不幸,也可拿此来找我,我也还你一命。”

“蓝公子就此珍重。”话罢已远去了。

蓝河看了看手里的物件,翻面,有一个不同正面的,刀锋所刻,并无磨砂,字体纤小而稚嫩——修。

“...叶修。”

莫是天下第一收妖人,叶修。

——tbc——

真是苦手啊...
有灵感却无从下笔,难难难

评论(5)
热度(33)

© 真的王大柱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