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莲🌸花村的大柱🌵哥
我真的是懒癌晚期,有救吗?
叶蓝

【叶蓝】一煲定情(第三集)

☆黑社会老大叶 x 金融精英蓝

☆地点设定在香港

☆TVB狗血剧

☆又名【一锅定情】

☆在粤语中,煲和锅的用意基本一致

PG 家长指引

[以下节目,可能出现成人情节,敬请家长留意]

(第三集)

蓝河第二次去兴欣火锅店,离上次和叶修见面,已经过了三天,这次是带着自己整个工作小组的人一起去的。

蓝星也跟着一起去,说是在网上和老板娘陈姐很熟了。

兴欣一帮人倒是挺热情的,中午一起打了边炉,旁晚就一群人去了河边,架了几个架子,烧烤。

蓝河给自家妹妹串了几对鸡翼,到了靠河边的那个烧烤架烤着,不远就是包子带着两个精力充沛的小伙子,在小河里捉鱼。

叶修咬着根烤玉米,苏沐橙给的,走了过来,看着蓝河半熟不生的手法,指指点点,蓝河一下子就惹毛了,恨不得拿起铁叉,往人身上捅。

“你走开啊?讲三讲四的,烦不烦!”

“怎么叫讲三讲四啊?我不过是给你提意见而已。”

两个人又互相嘲讽了几句,陈果有些奇怪,走近过来嘀咕了句:“你两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聊了?”

这话让两人有些尴尬,互看一眼,沉默下来,蓝河继续烤着鸡翼,叶修把剩下的玉米啃完去找新的。

在河边捉鱼的包子,不知道从哪里搬来半桶水,混上些河水,把捉到几天小鱼都丢了进去。

有几个小年轻说想要烤河鱼吃了,包子力气大,双手一抬,抬了起来,结果因为河边的石子滑,一个滑步,整桶的水,加上鱼,全部倒在了蓝河身上...

也是缘分,蓝河离河边最近,现在是浑身湿透,还带着河水的腥味,狼狈不堪...

一群人顿时手忙脚乱的,你递纸巾,我找布,最后还是老板娘喊了叶修,叫他带人回去洗个澡,换身干净衣服。

老板娘在离兴欣火锅店不远,租了一栋房子,生活设备都很齐全,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独立的洗手间,要不然在市中心,这样的房子价格可是翻上一倍不止。

叶修的房间特别简洁,简洁到蓝河要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黑社会老大?按说这几次接触,都觉得叶修本人特别深居简出。

“我还以为,你会在房间里供关二哥,或者一两个神主位。”

叶修轻笑了声回他:“供关二哥那是道上人看的,我在房间里放什么啊,神主位倒是有一个...”

后半句话声音小了下来,蓝河有些没听清。

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“没,你先去冲凉房擦擦,我给你找衣服。”

说着人已经转身翻衣柜去了,蓝河也没多理,进了冲凉房,沐浴露,洗发水,刮胡刀等等的小物件都有,摆放也很整洁。

蓝河干脆的脱掉上衣,拿过干毛巾擦擦,那边叶修已经拿衣服给他,还是自己极少穿的,蓝河看多两眼和自己完全不同风格的衣服,也没多说什么,关了门就开始洗澡。

没多会,人就出来了,叶修看起来没大份过自己多少,可T恤就松松垮垮的,刚好卡着一半肩,要掉不掉的,头发湿哒哒的滴着水珠,下身啥都没穿,围着条浴巾。

叶修顿时感觉有些不妙,按说自己单身多年,向来控制力挺强的,怎么就心里头痒痒了?

“你怎么不穿裤子?”

“松,会掉下来。”

蓝河无所谓的举着水杯,喝了口水,左右看了眼,并无可坐的地方,就站着了,叶修也觉有些尴尬。

“你坐吧,我不介意别人坐我床,何况你还洗澡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一人低着头擦头发,一人沉默不语,却不知有些什么在暗中滋长升温,叶修又给人倒了杯水后,决定出去透透气。

“你的衣服,我给你拿出去洗了吧?”说着便起身,拿着洗衣箩。

蓝河也是个好面子的人,自己的衣服怎么能让别人洗了?还是个见不了几次面的大佬爷们,连忙跟去制止对方。

“哦!不用不用,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再次狗血的事情发生了,蓝河滑倒了,往前扑的那种,叶修眼疾手快,一手揽住了对方,可惜重量顶不住,两个人一起倒,叶修接力撑了一下,免得整个人压上去。

最后的姿势有点暧昧,蓝河平躺在地上,疼得呲牙咧嘴,叶修一手撑在他头侧,一手还揽着人背,像是抱住对方一般。

“嘶... 痛痛痛。”蓝河摸着脑袋,揉着被撞的地方,丝毫没反应过来当前的状况。

“你... 没事吧?”

“没事......”

过近的距离,熟悉的沐浴露香味混着个人味道充斥在鼻尖,眼前人身穿着自己衣服,不自觉的透露出吸引力,叶修觉得自己忍不住了,一忍再忍,就无需多忍了吧?

接下来,估计是他这单身汉了二十多年最疯狂的一次脱筋,一手扣着人脑袋,毫无预兆的低头吻上去,含住双唇便用力吮吸。

蓝河有些懵,突然间就被人吻了,而且吻自己的还是个和自己同性别的,虽然并不歧视,却也没有过啊!

口舌并用的,还用牙齿撕咬,力度还特别大,这接吻方式着实毫无经验,咬得蓝河嘴巴有些发疼,紧闭牙关,手脚一起推着压身上的人。

“你干嘛!!”

吻完后的某人也有些懵,然后开始有些后悔...

“我... ”

蓝河无力的扶额坐在地上,思考了半秒,叹了口气,摆摆手:“算了,我当你不小心吧,不过不可能会有第二次。”

叶修点点头没再回应什么。

这件事过了大概一个星期,两个人虽然有联系,但都各忙各的,心照不宣的不提不说。

直接某天的晚上,蓝河下班回家不久,门铃就响了,一开门,便见到了那个黑社会老大,叶修。

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哎呀别见外嘛!我还特地去买了深水埗的烧鹅,来来来,一起吃!”

“谁要跟你一起吃了?!”话语里头尽是嫌弃,却又开门,迎人进来。

两人伴着外卖盒饭,吃着烧鹅,喝着维他的柠檬茶,像是多年认识的老友一般。

“对了你家人了?”

“爸妈回大陆探亲,星跟几个同学旅行去了。”

“啧啧,个人生活多自在啊~”

“自在还用得着吃盒饭?吃你的吧,话那么多!”

六点半的时间,本港台的新闻播报声响起。

【现在播放一则通知,由于三号风球fengfeng从海面迅速生成,登录本港,稍后将悬挂六号风球,预计今晚凌晨升为八号风球,请市民做好停工停课的准备。】

两个人沉默的互看一眼之后...

“你赶紧给我回去!!!”

“别啊!米饭班主!我现在走了,估计就被台风吹走了!”

“吹走了也不关我事!!”

“哦... ”叶修淡定的掏出手机,按了屏幕几下后,通了电话。

“喂老板娘,我现在在蓝河家里,嗯... 嗯,哦,没问题的,我躲了台风就回去了,就这样。”

蓝河瞬间明白了,这个人就是想赖死不走了,也是没办法,反正客房还有,多一个也不算什么。

一个小时后,台风正式登录香港,蓝河的家靠海边,风吹得窗发出呼呼的声响。

两个人又百般无聊的看了电视,蓝河又整理了会资料,通知一声明天不用上班,给叶修找了套睡衣,那套睡衣是蓝河最大款的了,可叶修穿上身,还是显小了,脚腕上露了一节。

风吹得响,两个人没了睡意,干脆的打起扑克牌,只是每局都是叶修赢,气得蓝河都想飙脏话了。

蓝星养了一只猫,猫猫还挺乖的,就是不怎么爱搭理人,蓝河走过茶几倒水,不小心踩着了它尾巴,怪叫了声,吓得蓝河一缩,有些站不稳,叶修看准了时机就是一扑,同样的姿势,只是这次扑倒在沙发上。

“没事吧?”

“...我没事。”

蓝河推了几下,还是没把人推开,立刻发现不妙,抬头直视他。

“......我想吻你。”

“你说认真的?”

“嗯,认真的。”

两个人又这样一动不动的僵持了一分钟,最后还是蓝河打破沉默。

“想吻就来,磨蹭什么!”

这话像是当头一棒敲,敲醒了叶修,就像窗外的天气,狂风骤雨,一刻都不想耽搁,长驱直入的侵占对方的口腔内部,每一处都用舌尖舔舐过,牙齿撕咬着嘴唇,把身下人紧紧的困在怀里,空气和呼吸都互相传递。

两个人就这样,拥吻起来。

——TBC——

下一集... 下一集就开车吗?会不会太快了??

评论(6)
热度(53)

© 真的王大柱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