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莲🌸花村的大柱🌵哥
我真的是懒癌晚期,有救吗?
叶蓝

【叶蓝】下雨天☔ 怎么办?

☆校园学生梗

☆高校风云人物叶x卫生委员蓝

☆私设有

☆高中同校,全日制学校

☆短篇完结,放心食用

下雨天,怎么办?

带伞呗!

不像那首,由几人组合演唱的歌曲那么哀伤,叶修还没那么感性,连续几天的大雨,扰乱了他本来要去图书馆看书的计划,只能在宿舍里复习。

所以这天下课后,叶修也跟大部队回宿舍了,只是他最近发现了一件小事。

下雨用过的雨伞,他一般都会忘记带回宿舍,就那么放在临时雨伞架上,而每一次,湿漉漉的伞,在第二天都会被收拾干净,摆放整齐。

久而久之的,便干脆不收了,就放这儿。

蓝河是男生宿舍的卫生委员,每天几乎是他独立检查卫生,收拾干净。

只是这几天,他发现在门口的临时雨伞架上,都会被落下一把湿漉漉的雨伞,每天都会见到。

身为卫生委员的蓝河同学,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,用干布擦干净水迹,叠好,再放回雨伞架上。

很好!这样一切都很干净了!

江南到了雨季,向来阴雨绵绵,说来就来,还不带归的,蓝河连续收拾了几天湿漉漉的雨伞,颇有些不爽。

这人怎么就自己不收拾了?难不成还是因为自己给收拾了,所以得寸进尺?这样可不行啊!

思来想去的蓝河,决定写个小纸条...

「同学,雨伞请自觉收拾好」

那天叶修早下来去饭堂打饭,看见自己的伞又被收拾整齐,可上面却贴着一张便利贴,低头一看,笑了,然后回房拿了笔,在下面补了一句,哼着小调往饭堂走去。

于是,当天晚上检查的蓝河...

「这不是有你给收拾了吗?:D」

什么鬼啊!还有那个歪头的笑脸!

蓝河算是被这个人的厚脸皮给无耻到了,把那张便利贴撕下来,又从新写了一张贴上去。

「同学,你这样,我可是要扣你值日分了!」

「0529室的,你可以猜猜看是谁」

叶修可谓是校园风云人物,各科成绩全部数一数二,还荣获全国全市奖项,还有每年的出国免费游学,每年国际力邀的科技大赛,风云事迹说上十天十夜都说不完。

可是却没多少人知道他本人,名字是出了名的,校园风云榜高挂着,相片却总是缺了一张,有不少知道叶修在那个班级的学弟学妹们,想一探真容,怎么样都找不到,所以叶修住那个宿舍的,就更没人知道了。

0529?有这个房间吗?蓝河找了小半会儿,算是找到了,倒是敲门了半天,就没人出来开门。

翻了翻宿舍登记本,有0529,登记人一行却是空的,找也找不到,蓝河没来由的觉得,这个人是在坑自己。

往后的几天,多雨阴绵的天气过去了,一连的阳光灿烂好天气,那把伞也没出现。

接近年度校庆,每年的校庆,除了各个班级推出的摊位活动,社团活动,还有国际科技赛的人员选拔。

国际科技赛,是国际各大高校联合推行的活动,除了在科技上让年轻人大展身手外,还能得到各大高校的推荐名单。

蓝河为了这个已经暗自准备了许久,所以在校庆前,各班级部门开会,蓝河便到了科技部登记参赛。

“诶,老蓝,你还真要参加啊?”

“那是当然的!能像黄少天学长那样得到推荐,那多好啊!”

“得了得了,要不是你小子是个男的,我还以为你是想嫁黄少天了!”

“二笔!要死啊!”

黄少天的学弟?叶修其实暗中观察蓝河有几天了,当然了,那张小便签是最明显暴露对方身份的东西。

时不时的,会在学校饭堂看到这个比自己小几届的学弟,一度觉得对方有趣的心理,免不了多留意几番。

校庆前一个月都是准备时间,晚修时间是可以社团活动的,只是很少在晚修后还不走的,蓝河连续快一个星期都待到最后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蓝河听了声音,回头一看,是个不认识的人,却穿着高年级的校服。

“哦!抱歉学长,我还有个程序没测试完,测试过了,我就离开。”

叶修点点头,当做同意的没有离开,只是靠在人身后墙边,双手环胸看着眼前人,很干净清爽的男生,有朝气,应该有不少女生喜欢吧...

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,再晚,宿舍有门禁,可蓝河却愣是没测试出来,一时间感到异常烦躁。

“你这不对吧。”

“?”

当晚的测试还是顺利完成了,功劳并不是蓝河的,而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学长,不过测试完成了,还是很高兴,照这样的进度,校庆选拔不是问题!

接下来的几天,每晚晚修的后半段,那个学长便会出现,通常没什么事,坐在旁边看着,在自己焦头烂额的时候,便会指点迷津...

在紧张有序的日子,年度校庆就这样到来了,蓝河带上自己的科技展品来到小场馆,评委席上摆着几个名字,除了观摩点评老师,还有杰出人物,其中一个就有叶修。

叶修其实是不会出现的,连续几年,位置单有名字,没有人,学校都习惯了。

然而蓝河看到一个熟悉的人,不,应该说是这星期来,才认识的人,那个在自己展品帮助自己的学长,几个在场老师看到他都有些惊讶,在惊讶中,他落座到写这叶修名字的座位上。

!!!!!exm?!!!

那位学长就是叶修?!!

蓝河觉得上天这是玩他呢?还是玩他呢?还是玩他呢??

总而言之,科技部的选拔赛就这样开始了,每一年都只有五个名额,但是参赛的人选特别多,竞争也异常激烈。

最后第三个名额就落到了蓝河的头上。

评价打分的时候,叶修一把按住了蓝河的手,凑近低声说了句:“结束后,在小场馆后门等我。”

这句话好像有魔咒,五月份的江南是很热,蓝河愣愣的在大太阳底下等了快二十分钟,突然间被什么东西,冻了下发烫的脸,缩了一下。

“等很久了?”叶修一边说着,一边把汽水递给蓝河。

“谢谢。”接过后,当即扭开了瓶盖,咕噜咕噜的仰头喝了小半。

看得叶修也有些口渴,打开自己那瓶喝了口。

“我没想到... 师兄你就是叶修。”

“哈哈,不知道我的人多着了,不奇怪。”

“那我算不算是走后门啊?”

“你的思路和方案都很好,就是有些操作难关,修改了就行。再说,我只是提了点技术建议,怎么样改,还是你自己。”

“啊?我开玩笑的,求叶师兄别认真。”

“不,我的意思是,你想走后门,我也不介意。”

“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”

“哈哈哈!我也是开玩笑的!”

两个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回宿舍楼,接下来的时间,蓝河一直接受叶修的辅导,有了这位校园大神帮助,一些技术难关的课题,也很快被攻破。

蓝河开始和叶修形影不离,从基本课程不同外,社团活动,饭堂,宿舍,两个人走到哪儿说到哪儿,连同宿舍的几个老友都觉得特别疑惑。

“老蓝,你最近怎么老是和那个师兄一起啊?要不是我们亲眼见,还以为你小子谈恋爱了!”

“别胡说!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

“诶!没胡说啊!你问问大春,每次回来都笑嘻嘻的,那个小样哦,噫——!”笔言飞装作肉麻样,神态夸张地走开。

“啊?我..真有吗?”挠着脸,扭头问四人的老大。

“嗯,有。”

老大都这样发话了,蓝河更加郁闷了。

紧接着下来的一个月就迎来期末考,社团活动是停止的,连续着好几天没见着人。

六月份,正是暴雨台风天,倾盆大雨了几天,蓝河有些奇怪,之前一直出现的伞,怎么不见了?难道是那个人良心发现,不刁难自己了?

可是到了第二天,伞没出现,伞架上但是多了一张便利贴。

「伞不见了,就不麻烦你了,小保姆 :D」

小保姆是什么鬼啊!!!

恼羞成怒的蓝河,当即把便利贴撕成了小碎片,冲回寝室,灌了自己两大杯水才平息怒火,看得笔言飞和曙光一愣一愣。

那天过后,调侃他的小便条再也没出现过,雨依旧淅淅啦啦地下,直至考试的最后一天。

蓝河对这次考试很有信心,题目不算很难,很快都答题好,检查了遍,才交卷。

雨颇有越下越大的阵势,正准备打开伞,往雨幕里冲的蓝河,突然被一只手拉了回来,定身一看,是很久不见的叶修。

“叶师兄!”

“考好了?”

“嗯!考好了。”

“这么有信心啊,看来成绩不成问题了。”

“是啊,回宿舍吗?”

叶修看着外面的大雨,点了点头:“嗯,要回的,不过我没有伞。”

“啊?”蓝河低头看了看叶修空落落的双手,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单人伞,“我的伞有些小,你不介意的话,我倒是可以带一趟。”

“不介意,挤挤就回去了。”

两个快成年的大男生架子,挤在一把单人伞下,叶修搭着蓝河肩,看起来就像亲密无间的兄弟,伞外的世界就是滂泼大雨。

“我记得你是男生宿舍的卫生委员吧。”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没聊多几句,已经到了宿舍,虽然路程短暂,但是过大的雨势,两人的裤脚,鞋子,衣服,都有不少水迹,蓝河顺手的把湿漉漉的伞挂雨架上,拍掉身上的水珠子...

却突然的,被什么东西戳了后背,蓝河愣了下,转身一看,叶修拿着刚刚那把伞,用伞柄戳自己。

“记得收拾伞啊小保姆。”

“......你是那个0529室的?!”

“对啊,不然你以为是谁?”

——END——

我写了什么?!!啊!!!
这个梗是之前下雨的时候想到的,本来很早就该写了,然而咸鱼_(:_」∠)_...

评论(6)
热度(48)

© 真的王大柱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