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莲🌸花村的大柱🌵哥
我真的是懒癌晚期,有救吗?
叶蓝/周喻
R27

【叶蓝】何去何从

#2017叶修生日快乐

#叶蓝96连弹计划

#05:29 (彩蛋)

☆架空

☆背景在90年代的广州

【何去何从】

叶修是在1992年的春天南下的,所谓春风改革,现在的南方正处于一片经济发展先锋上,从工业到娱乐。

他到的第一站是深圳,可深圳那会儿作为海口城市,远没有广州便利,接着他又更加往南,来到广州。

广州这个城市挺有意思的,一边在快速发展,一边在搬弄着老式骑楼。

叶修的粤语实在不行,没办法只能跟着工厂做,他成了第一批广启工厂的车间工人。

那时候,广州正是全中国最时髦的地区,许多歌星明星都是这里诞生的,大街马路上都能看到年轻人留着偏长又松散的猫王头,花式衬衫,大喇叭裤,墨镜和铁链子...

实在是有意思得很。

或许因为这样,他遇到了那个青年,性格清爽,总有一颗亮色的星,点在他的眼睛里。

追着所谓的潮流,却又有这不同潮流的特点。

海珠的城区都比较窄,路比较窄,房子也比较窄,一栋挨着一栋,每到下雨天,稀稀拉拉的,却又像极一首曲子,一首情歌,细唱着。

黑夜中

寻觅一些感动

不知何去何从

就是在这时,他遇到了许博远。

“你是新来的?我叫许博远,就住隔壁,有事喊一声,能帮就帮!”

不咸不淡,不算标准的国语,却带着雨后最清新的味道。

“好,我叫叶修。”

多少年后,再次回忆起初见时,才发觉,那颗不知何去何从的心,早就种下了根,拔不掉了...

1994年的9月16号,叶修辞掉了工厂的工作,踏上了一个人创业的道路,在那个年代,创业这个词太新鲜了,并没有多少人支持的他,艰难得很,有时候一顿饭就一个面包,白开水兑开的许博远送来的麦片。

那年的夏天实在是太热,太漫长了,到了11月头,热浪还是不退,四角裤都透着汗湿。

不过这并不影响这对小情侣的恋爱,许博远和他刚确立关系,一周零两天,好朋友的关系熬了一年便彻底变了。

胶板拖鞋,背心和四角短裤,开得嗡嗡作响的铜制风扇,笨重的胶带机播放着录音带,十平方不到的旧式木板地,昏黄的灯光,脸贴着脸,汗透着汗,一步一步地跳着舞...

所谓的浪漫,许博远认为,这样就是浪漫。

1995年的5月,广州早到夏季了,或许是去年热太久的关系吧,今年的夏天好像来得特别慢,即便过了赛龙舟,还是有种凉意在,依往年,家家户户早就搬着木板凳,在街口位置,拿着大葵扇的三姑六婆在八卦着,那条巷子的女儿和那边街头的儿子。

许博远就是在这样的地方生长的,作为一个地道的广州人,还是这个年代最潮流的一批人,什么时髦的想法都不能错过。

好吧,时髦这个词太老气了,主人公不让我讲,那就追赶潮流吧!

将卷发筒拆掉后,松松散散下来的,及肩长发,许爸爸其实很不喜欢这个样子的,要知道他可是最早一批的民工青年,熬苦出生。

可偏偏许博远不依,不依就不依吧,不就是个样子,没损没坏就行。

Thanks   thanks thanks thanks

Monica

谁能代替你地位

收音机正放着哥哥张国荣那首Monica,许博远也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起来,连换身衣服都显得踩着了鼓点。

抬头看了眼泛黄的钟,时间已经不早了,再不走,怕是来不及了。

有些风风火火,“咚咚咚”地跑下木楼梯,到门口的小院子里,解了单车锁就想往外跑,急忙地回头喊一声。

“爸!我借你单车去啊!”

“早点回来!”

便没了回音,显然是已经跑了,许爸爸也是见怪不怪,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,管着叫奔放。

今早的城区还下了场雨,广州的天,就是那么怪,早上下雨了,下午到晚上,一定不会再下了,小巷子的青板石干得快,却是在这雨水温润得南方,长起了青苔。

那是架大轮的单车,现在那家那户,有个大轮单车都特别自豪,许博远熟练地蹬着脚踏,手上不停叮铃着铃铛,提醒着过往的路人。

来远都便看到了站在街头的叶修,单薄的白衬衫,很随意的西裤,弯着腰在抽烟,跟自己这种酷帅的打扮完全不一样。

将最后一口烟抽烟,踩地上熄灭掉。

“哟!大轮单车,太子爷啊!”

许博远没跟他计较,还一脸得意。

“那是!你许哥我是什么人啊?快上车,再不上来赶不及了!”

叶修往车后架一坐,许博远脚一蹬,便踩出去了。

许博远特别开心,不单单因为是能去看张国荣的电影,还因为车后座坐着自己最喜欢的人,骑行在这片土生土长的城市里,好像向全部人宣布,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一样。

那种感觉就像街边档铺,用录音机放着邓丽君的那首甜蜜蜜。

甜蜜蜜  你笑得甜蜜蜜

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

开在春风里

1997年,香港回归。

许许多多的商人开始往这个英国式的特殊城市去,叶修同样也有打算过。

叶修是从许博远的嘴里学会的粤语,算不得多厉害,多精准,却是因为嗓音,好听得很。

许博远很喜欢听他唱粤语歌,带着烟的沙哑,又不浑厚,像是每个字每个音都吐露着对他的感情。

18点48分,开始灯火灿烂的广州城,两个人各自骑着自行车,往体育馆赶,时间多少有些来不及了,可许博远不死心,蹬着车脚,冲得飞快,路上不少行人都在苦骂。

好不容易赶到体育馆,却是已经禁止进入了,今晚是张国荣的跨越97演唱会,叶修买的票,给自家的小男友惊喜。

大汗淋漓,追赶得太急太累,两个人都瘫坐在地上,呼着喘气,场馆外还有不少歌迷不愿意离开。

“大不了,我下次再请你?”叶修一手揉着许博远湿哒哒的后脑勺。

“看不了... 这是最后一场了,票又抢不到.......”声音明显的不高兴。

一时没了话语,叶修把门票叠好塞进了许博远的口袋。

“我想和你一起看啊!我不想你就这样走了啊!”

青年喊得声音大,完全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,眼睛直直得看着他,叶修一把拉进怀里抱着,抬手抚着人背安慰着。

身影被路灯拉得很长,很长... 繁华绚烂都变得灰暗起来,除了体育馆里传来热闹的吵杂声,这街道上,只有他们是彩色的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传出了熟悉的音乐前奏,叶修松开了他,站在离不到两米的距离,跟着一字一句的唱。

“风继续吹  不忍远离

心里极渴望  希望留下伴着你”

字音很准,不得不说是许博远的功劳,就站在叶修面前,看着他唱,从刚才的不满不安,这一刻都被填充得满满当当。

他的眼睛里放着光,闪烁不停,却又好像被什么透着一层雾,朦朦胧胧的...

两个人越靠越紧,从牵手变成了相拥,跟着体育馆内的鼓点,靠在你我耳边,一句一句地唱进心里...

我劝你早点归去

你说你不想归去

只叫我抱着你

悠悠海风轻轻吹

冷却了野火堆

——END——

重来都觉得90年代的广州,有一种别样的韵味

希望可以给大家看到90年代港式老电影的感觉

能够参加这次生贺连弹计划挺高兴的,还能做彩蛋w

叶神生日快乐呀w

评论(8)
热度(82)

© 真的王大柱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