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莲🌸花村的大柱🌵哥
我真的是懒癌晚期,有救吗?
叶蓝/周喻
R27

【叶蓝】何去何从 2

#2017叶修生日快乐

#叶蓝96连弹计划

#15: 00

☆架空

☆续05: 29的后篇

☆背景从90年代过度00年代的香港



“如果,我有多一张船票,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?”


许博远是在2000年9月29日的香港听到这句话的,这是一部电影的台词。

他觉得自己和叶修,就像苏丽珍和周慕云一样,这段感情来得毫无道理,违背伦理,却又刻骨铭心......

好像荃湾码头的落日,通天的红,灿烂,霞光印人,看过一遍,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

1997年10月16日,那是香港回归后的第三个月,叶修还是离开了那个生活近年五年的城市,搬到完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,他该向广州说再见了...

香港是个经济型城市,不少发达国家人士都会选择在这里进行交易。

叶修就是在这里开创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公司,修博音像公司,一家专门录制录像带的公司。

那时候,不少艺人或者半艺人都有与他合作,其中不乏一些香港大牌歌手。

1998年,随着光盘被娱乐事业的逐渐广泛使用,结束了录像带音像时代,叶修也带领着他的音像公司开始转型。


1999年6月,许博远考上香港中文大学,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,他也踏上了那个特别的城市。

香港很小,不大,人口却很多,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是很难的,不知道他在那里,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挂念往事...

许博远不知道的太多太多了... 

这个城市的人味风情很浓,夜有它的味,酒精里飘散着暧昧的香水,年轻人所钟爱的玩味儿,就是在这么一个晚上,许博远重新遇到他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打工。”

并无任何特别的话语,平平淡淡地出奇,如果不是心知肚明,又有谁相信,他们曾经是一对情侣?


那是一杯Margarita,度数不高,带着酸楚,带着苦涩,带着汗水,好像一步步走向未知而又向往的地方。

许博远已经忘了他是怎么跟着叶修一起来的,这个不到十五平方的小房间,隔音很好,不管怎么吵闹都不会被听到。

他记得被珍惜地抚过后颈,滚烫的皮肤,有力的心跳声,烟嗓低沉细语,说了什么,也忘了...

有些头皮发麻,隔着一层薄薄的烟,他只看到叶修的黑眸不停闪烁着,猜不透他在想什么,或者说,不用猜已经领会到...

那双手很糙,却很温柔,记住的总忘不掉,来来回回,很想吻他,把这几年的想念都附上一个热辣的吻。

唇齿相触,带着酒精的辛辣,在味觉里炸开,有些上脑,对于深爱之人的渴望,盼望那双手地爱抚,美妙的形式都在空气中滋长,亲吻和温存,和它们所能流露的一切蜜意柔情...

许博远有些浑了,迷糊得记不清,却在迷糊中感觉到什么在灼热自己,四目相对,好像又回到了初认识的那一刻。

他还没变,自己还是青涩的自己...

803天,分离后的第804天,再次相遇了,遏止不住的挂念像藤蔓一样疯长,不需要调味剂,不需要辅助料,只能用力地把对方融进自己怀里。

叶修很清楚地看着,捉住了每一个节奏,他要让自己记住每个细节,两年五年十年一辈子都不能忘掉。

大提琴的拉过琴弦的悠扬转调,腿腕蹭过他的腰身,手指拽紧的衬衫,揉皱又抚平的被单,颤抖不止的身体,低声而带感的清唤,还有什么,比灵肉结合更加美妙。

许博远又想起了94年时候,那时候叶修真的很穷,穷到吃不起一顿饭,全靠自己帮衬着,却在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的破旧老房子里,脸贴脸地跳着舞,一步一步,就像现在,一下一下地撞进自己身体里。


“16号,4月16号。1960年4月16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,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。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,这是事实,你改变不了,因为已经过去了。”


而许博远是永远都不会忘了的,1992年3月28日,那一天是他和叶修初见面的一天。



——END——

续上0529的彩蛋后续www

真不知道这样的肉,你们会不会吃出味道来...


评论(7)
热度(43)

© 真的王大柱🌵 | Powered by LOFTER